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慕兆丰的话说得很坚决很真诚,就像从前他对她求婚时候说的那样,可是叶梓潼知道她再也不会去相信他了。他们已经错过了太多,永远不可能回到从前。她不会抱着幻想,想着慕兆丰会真的爱自己,会真的让自己和他复合,会给孩子一个家,她所经历的那些苦难给予了她清醒的头脑,她很清楚的知道自己和慕兆丰纠缠的目的是什么,她要的是什么,所以,她不再傻,不再会因为他的任何举动和行为去做一些不切实际的梦。而慕兆丰却似乎是相信了她会原谅他,他再一次伸手把她的手握在手里,叶梓潼心里对他其实是很抗拒的,但是现在不是她矫情的时候,儿子的病情在哪里,相比儿子的病情什么都是微不足道的。想到儿子,她控制住自己让慕兆丰握住了自己的手,慕兆丰在和她说着一些道歉的话,叶梓潼却有些走神,她想到了儿子,已经两天没有给儿子打电话了,不知道他现在情况怎么样?在她愣神间慕兆丰已经把她搂在了怀里,叶梓潼抬头目光和他接触,慕兆丰的目光温柔似水,她愣愣的看着他,不知道他说了句什么,下一秒,他的唇印在了她的唇上。太久的想念让慕兆丰控制不住的在她的唇上辗转,叶梓潼却没有丝毫的感觉,只是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眼睛是一个人的心灵之窗,关上这个窗户慕兆丰就看不出她想什么,果然沉浸在幸福里的慕兆丰没有看出她的想法,只是疯狂的吻着她,密密的吻让叶梓潼喘不过气来。她很温顺,没有丝毫的抗拒任由他吻她,这么长时间以来叶梓潼一直很抗拒他的接近,今天的不抗拒等于是无声的邀请,他很兴奋,有些迫不及待,把叶梓潼打横抱起来到卧室。知道马上要面临什么,已经做足了心里准备,但是叶梓潼还是紧张,她不敢面对慕兆丰满是炙热的眼睛。男人和女人在这种事情上面的想法是不一样的,所谓夫妻吵架床头吵床尾合只是针对有小矛盾的夫妻。而她和慕兆丰不是夫妻,甚至连情侣都算不上,让她在这个时候和他鱼水之欢,对于叶梓潼来说完全是无法想象的,可是今天晚上无疑是一个机会,接下来的几天也是机会,她必须好好的抓紧了。慕兆丰的手带着急切解开了她的衣服,叶梓潼有些僵硬的承受着,他在她耳边诱惑,“乖,放松一些!”怎么可能放松?他的唇含住她的耳垂她的身子不由自主的又僵硬了,耳边是他沉重的呼吸,她在心里一句句的重复着,为了儿子,为了儿子!他们夫妻三年,他很清楚她喜欢什么,他很有耐心的在挑逗她的身子,终于,在他的持续的攻击下,叶梓潼终于发出了一声呻吟。这不是自然的声音,而是她伪装的,清醒的状态下发出这种声音听起来真他妈的难为情,叶梓潼的脸瞬间通红,可是没有办法,她如果不假装,慕兆丰就会一直这样下去,而她只想速战速决。这一夜对慕兆丰是疯狂的,对于叶梓潼来说却有些遭罪,他实在太猛,一直在她身上索取,她不敢表露丝毫的不愿意,一直在伪装,这是她第一次从头到尾在清醒的状态下和慕兆丰做这种事情。不得不感叹男人果真是靠下半身思考的动物。结束后慕兆丰要抱着她去洗,她拒绝了,这个时候起身可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她伸手搂住他的脖子,“我不要去洗,明天早上再洗,好累!”慕兆丰想说他帮她洗,可是看她那副完全睁不开眼睛的架势,他只好放弃了。慕兆丰搂着她很快进入了梦乡,叶梓潼却睡不着,她一直保持着一个姿势,只想要让她受孕的可能更大一些。夏淑涵在卧室疯狂的发泄很长时间后终于没有了动静,刘思怡一直在外面听着动静,见她不闹了这才重新进入房间,只见夏淑涵蜷缩在地毯上睡着了。她叹气把她扶到床上盖上被子,坐在床边又看了一会这才轻轻离开了,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刘思怡给吴丽华打了电话。这个点打电话过来吴丽华很吃惊,压低声音,“又发生什么事情了?”“你没有看电视?”“没有,秦金霖今天生病了,我哪有空子。”刘思怡把慕兆丰在电视上的言论说了一遍,“现在可怎么办?”吴丽华埋怨,“你当初要这么做我就觉得不妥当,现在好了,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我也没有办法,都到这份上,实在不行只有放弃了!”“要是能放弃我至于这么着急吗?这丫头死脑筋,说没有慕兆丰她就去死,一直折腾到现在,可担心死我了,我没有别的办法只有求你了,你帮我想想办法吧!”吴丽华沉默一会,“我再去找林丽珍看看她什么意思吧,最近几天你不要让淑涵和慕兆丰见面,等我消息。”挂了电话,刘思怡重重的叹口气,医院里躺着夏嘉鸿,夏淑涵又这样闹,好好的舒心日子突然变成这样,她心里真不是滋味。这一切都是拜叶梓潼所赐,都是叶梓潼这丧门星搞的,不能就这样便宜了她,这次一定要往死里折腾,就算慕兆丰和夏淑涵不能在一起,她也别想和慕兆丰破镜重圆!刘思怡不放心女儿,又去了夏淑涵房间陪她,到天明时分,夏淑涵醒过来了,看见母亲眼角乌青的守在床头,她忍不住抱着刘思怡哭了。“妈,让你担心了!对不起!”刘思怡轻轻的拍着她的背,“一切还没有到最后时刻,不要气馁,妈当初带着你在外漂泊了9年都能坚持,你怕什么,不到最后一刻,不要轻易言败!”夏淑涵点头,经过一夜的休息调整她也算恢复过来了,能够很快适应打击,这点她和刘思怡非常的像。“从今天起你到医院照顾你爸爸,慕兆丰如果打电话要求见面你千万不要去见他,等过了这段时间再说。”“我听妈的。”夏淑涵满口答应。夏淑涵拎着早已经熬好的汤去了医院,夏嘉鸿躺在病床上闭目养神,听见声音才睁开了眼睛,看见是夏淑涵,似乎有些意外,“你妈呢?”“妈昨天晚上一夜没有睡,我让她在家休息,我来照顾你。”夏淑涵回答,她的声音听起来很平静,可是红肿的双眼却是那样的醒目,夏嘉鸿目光在夏淑涵身上停留了一会几不可闻的叹了口气。这次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慕兆丰这样处理的结果无疑是最好的,既能够封了众人的口,让小女儿的名声恢复正常,还可以和大女儿重归于好,只是可怜了小女儿。夏淑涵把带来的汤到出来递给他,“爸,你喝汤。”夏嘉鸿接过汤喝了几口,把碗递给夏淑涵,微微的叹气,“淑涵,凡事看开一些。”“爸!”夏淑涵的眼泪下来了。“别哭,这件事爸知道委屈你了,爸以后会补偿你的。”夏嘉鸿安慰。他这样一说,没有起到安慰的作用,夏淑涵抽抽噎噎的越发哭得更加的伤心了。比起慕兆丰,夏嘉鸿的补偿只不过是九牛一毛,最要紧的财产还是次要的,她爱慕兆丰,爱得死去活来,这么多年的心血,这么多年的付出,怎么可能就这样白白放弃。看女儿哭得伤心,夏嘉鸿递上手帕给她擦眼泪,又安慰夏淑涵,“别哭了,爸爸一定会物色一个比慕兆丰还要好的人给你的!”这当口有医生进来为夏嘉鸿检查身体,夏淑涵止住了哭泣,看见夏淑涵两眼通红,医生安慰,“书记的身体会好的,别担心。”医生以为她是担心夏嘉鸿身体哭泣,夏嘉鸿也不说破,就在这个时候夏淑涵电话响了,竟然是慕兆丰,夏淑涵去了外面接听。“淑涵,现在有时间吗?我们见一面吧。”“我在医院照顾爸爸呢,没有时间。”夏淑涵推脱。“不用很长时间的,我来医院找你吧!”从前只有她死皮赖脸的要见慕兆丰,从来没有慕兆丰主动见她,夏淑涵意识到了不对劲,“我走不开,爸爸生病不能缺人!”怕慕兆丰不相信又解释,“爸爸情况不是很好,妈妈昨天晚上在这里守了爸爸一夜,我刚来换她回去休息。”“伯父怎么样了?”慕兆丰这突然改口叫伯父让夏淑涵非常的不适应。“现在医生正在给他检查身体。”“那好吧,你有时间打电话给我。”这意思是一定要和她见面了,夏淑涵心里暗恨,嘴里却很爽快的答应了,她现在终于明白母亲为什么让自己来一样照顾夏嘉鸿了。看慕兆丰的样子是想和她做一个了结,而她现在不能和他了结。了结就意味着再也没有翻身的借口,不了结则还有一线生机,还好夏嘉鸿的病对她来说反而是一个最好的借口,慕兆丰再怎么也不会在这个时候火上浇油的。吴丽华去慕家看了林丽珍,林丽珍恹恹的靠在沙发上面,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看见吴丽华来直叹气,“也只有你想着我,我这老脸都丢光了,再不敢见人了!”“想开些!”吴丽华安慰。“你让我怎么想得开!”林丽珍找到可以倾诉的人哪里憋得住,把慕兆丰和她争吵的事情说了一遍。“不知道那叶梓潼到底给他灌了什么药,竟然让他不顾母子之情当众抹黑我,还和我撕破脸皮的吵,我这一口气一直堵到现在,难受死我了!”“兆丰也是,什么女人不好找,非要找一个和自己母亲对着干的,真是太不应该了!”吴丽华自然是附和林丽珍的。“岂止是不应该,简直就是大逆不道!我想想就心塞,都说养儿防老,我这是养儿找气受,我这命真苦!”“兆丰这孩子不是那么心狠的人,他心地很善良的,对你也不错,这次做出这样的事情来我觉得不是他的本意,一定是那叶梓潼指使的,英雄难过美人关,要怪只能怪那个叶梓潼,太不要脸了,都已经离婚了还和兆丰勾搭。”当妈的都不喜欢听见说自己儿子不好,吴丽华自然是深知这一点的,只把责任推在叶梓潼身上。果然她这样一说说到了林丽珍的心坎上,从前儿子那是一个听话啊,从来不忤逆她,可是为了叶梓潼已经和她数次对着干了,于是恨恨的道:“是啊!我儿子好好的一个人就这样被那狐狸精给带坏了!”“只是兆丰现在不听你的,一意孤行你怎么办?毕竟儿大不由娘啊!”吴丽华试探着说。这也是林丽珍担心的,慕兆丰一意孤行她的确没有什么办法,寻死觅活那套已经不起作用了,所以她才犯难。“我正这边想办法呢,反正打死也不能让叶梓潼和兆丰在一起,那叶梓潼离婚后重新嫁了人,还带着一个拖油瓶,我儿子好好的一个人凭什么给别人养孩子?”“是啊,又不是不能生,干嘛给别人养孩子!”“得想一个办法让他断了和叶梓潼的联系!”林丽珍想到叶梓潼有一个儿子而自己儿子却到现在还光棍一条就恨。“你准备怎么做?”“我现在素手无策,要是有办法我早行动了。”林丽珍叹气,“对了,你一向主意多,你有没有什么好办法?”“我哪里有什么办法。”吴丽华自然不会这么快露出自己的底牌,“对了,这件事你和淑涵家长商量过了吗?”“没有,夏嘉鸿现在在医院躺着呢,从省里开会回来就直接气住院了,刘思怡现在担心老公身子一直在医院守着呢,我这个时候去找他们不是给他们添堵吗?”“也是,这个时候说这个问题是不适合。”“你倒是帮我出出主意,不能就这么等着,那叶梓潼现在已经会生孩子了,现在又和兆丰住在一起,要是怀上,我为了孙子不同意也得同意。”林丽珍担心的事情真不少,“得赶紧想办法,迟了就来不及了。”“你说到这个我有一个主意,不如让兆丰和淑涵在一起,淑涵要是怀上兆丰怎么也得收心。”“你说得倒是容易,怎么让他们在一起?”林丽珍摇头,“这夏淑涵虽然温柔,可是不懂得怎么抓男人的心,要把也不会三年多了一点进展都没有。”“那是淑涵家教好懂得自尊自爱,这年头有几个在婚前还守身如玉的?”“错了,兆丰说对她没有兴趣。”林丽珍说起这个就特别的生气,“那逆子,竟然说除了叶梓潼对所有女人都没有兴趣,真是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