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叶梓潼不知道秦韶阳说的是真是假,但凡有一线机会她都不会放弃,于是马上的赶去了凯悦酒店。到达凯悦酒店的时候她急匆匆的拉开车门就往酒店跑,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到电梯门口,一只脚进入电梯,一眼看见了电梯里的慕兆丰和夏淑涵。想退已经来不及了,再说也没有什么好退的,她光明磊落干什么要怕这对奸夫淫妇?见叶梓潼进入电梯夏淑涵马上往慕兆丰身上一靠,慕兆丰有些僵硬,眼角的余光扫了一眼叶梓潼,她正眼都没有看他,只是抱着手站在一旁,脸上冷若冰霜。他心里憋着一股气,本来想推开夏淑涵的,因为叶梓潼的无视变推为搂。叶梓潼目光半分不在他们身上,口袋里的手机催命的再响,她手忙脚乱的拿出手机,秦韶阳的声音传来:“三十分钟到了!”“我已经到电梯里了!”“我只给你三十分钟,你没有遵守规矩,这件事就此作罢!”听着秦韶阳冷冰冰的声音,叶梓潼急了,“秦韶阳你不能这样!我人已经来了,路上堵车,你不能怪我!”看着她一脸急切的解释慕兆丰心里火烧火燎的,这个该死的女人,从前和他约会一直都是他等她,每次都是她迟到,从来没有看见她道歉过,果然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他心里气愤愤的,电梯停下了,叶梓潼着急忙慌的冲出电梯直奔秦韶阳所在的包厢。夏淑涵察言观色凭感觉知道慕兆丰现在再生气,她适时的加一句,“叶小姐现在好像和秦少在一起,秦少那样花心滥情的人……”“别人的事情和你有关系吗?”慕兆丰没有好气。见他冷着脸,夏淑涵有些讪讪的。叶梓潼急匆匆的推开包厢门,秦韶阳翘着腿坐在沙发上面,张锋站在旁边,她脸上挤出一个笑容:“秦总!”“嗯!”秦韶阳挤出一个字,抬腕看了一眼手表。“你迟到了,叶小姐!”“秦总,对不起!”叶梓潼陪着笑脸。“对不起?我的规矩知道吧?”“知道!知道!秦总肾源的事情……”秦韶阳抬起包扎的手腕吹吹气,目光斜了一眼叶梓潼,“肾源对于我来说只是一句话而已,不过……”叶梓潼耐着性子,“只要秦总能够帮我,让我做什么都可以!”“做什么都可以?”秦韶阳拉长声音。“那个……除了那个……”叶梓潼期期艾艾的。秦韶阳眉毛扬了扬,这个女人有点意思,别的女人都是前仆后继可是她却是很抗拒和自己有什么牵扯。他最喜欢的事情就是猎奇,这叶梓潼长这么漂亮,正对他胃口,这种事情急不来。心里想着秦韶阳掀唇露出一个颠倒众生的笑容:“还炒我不?”“不炒了!不炒了!”“既然这样把合同签了吧!”秦韶阳对着张锋努嘴,张锋打开公文包从里面拿出一份合同递给叶梓潼。叶梓潼莫名其妙的接过合同,“这是什么?”“这是聘用合同啊,你之前不是炒了我了吗?我们重新来签合同,你舅舅的肾源包在我身上,前提条件是你回公司上班。”叶梓潼拿起合同看了一遍,没有发现有什么不一样,医生说舅舅的病不能等了,她不能让舅舅出事,为了舅舅她拼了,心里想着,她咬牙拿起笔签了字。秦韶阳目不转睛的看着叶梓潼,见她在合同上签了字,他示意张锋收起合同,对着叶梓潼皮笑肉不笑的,“合约正式生效,我会履行我的职责,也希望你记住你的职责,记住随传随到!”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