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故事?是关于相公的故事吗?”苏洛云眨眨眼,眸光闪亮中,连说话的声音似乎都不自觉的轻柔了几分,她轻笑着说道:“若是关于相公的,我便听!”

    “那若不是关于为夫的呢?”段梓锦好笑的问。

    苏洛云眸光一顿,脸上浮起微红,她轻声呢喃道:“只要是相公说的,我都愿意听!”

    她很享受现在这种两人温情的躺在床榻上的感觉。

    她可以闻着来自心爱之人的气息,在满腔柔情里听着他低沉清冷声音。

    段梓霄瞧着满脸笑意的苏洛云,眸光微动,他突然伸手在苏洛云的惊呼声中将她拽入了怀中。

    “为夫给你说的自然是关于为夫的故事,在未遇见你前的故事!”段梓锦轻轻一嗅,窜入鼻息的是一股子浓浓的奶味儿。

    这些时日苏洛云喂养孩子,浑身上下弥漫着的都是奶香味儿。

    没由来的低笑了一声。

    段梓锦眸光微暖,声音低沉的说:“其实,老四并非是娘的孩子,老三也不是,只有我和大哥才是娘嫡亲的儿子……”

    “嗯,这个我猜到了。”苏洛云点点头。

    许多事情她不说,不问,并不代表她就真的笨得一无所知。

    而是,她所求不多,便不去一探究竟罢了。

    “嗯……”段梓锦应了一声,眸光有些悠远,他轻声说:“娘是老四的奶娘,亦是老四母亲的贴身丫鬟。咱爹是老四父亲的贴身侍卫,我跟大哥便从小就跟老四一同长大。老四本出生高贵,却遭逢突变,父母惨死!”

    顿了顿,他环着苏洛云的手臂慢慢收紧,声音又低了几分:“咱爹……也是那个时候没的。后来……老四父亲的旧部便带着我们四处逃窜,那时候的日子……暗无天日!”

    一想到那次宫变,太子府血流成河的模样,段梓锦便压抑不住心底的恨意。

    那次宫变带走的不仅仅是段梓霄的父母,还有他崇拜敬仰的父亲!

    “相公……”即便段梓锦的声音轻浅,但苏洛云还是从中听出了痛意,抿抿唇,她忍不住出声打断道:“相公,你别难过,我们现在有烁宇了!”

    “是啊,我们有烁宇了!”段梓锦只觉得心中一暖,以前他的心里只有任务和报仇,除此之外绝无杂念。

    但是,此时此刻……

    他倒觉得娘子儿子热床榻的感觉,挺好!

    至少,心底开始有了温度。

    沉默了一瞬,段梓锦又声音悠远的说:“后来,我们一行人便逃回了娘的家乡青岩镇,却怕被敌人找到便不敢直接回娘出生的地方。一番权益之下便只得来到了大岩村安家落户,担惊受怕了好些时日才安定下来。那些追捕我们的人却一直都没有放弃找寻我们!”

    “那现在呢?”苏洛云开始有些理解为何以前段家三兄弟为何总是消失无踪了。

    段梓锦抿抿唇,轻声道:“大岩村,我们怕是待不住多久了。”

    “……”苏洛云没想到会这般突然,若要离开生活了好多年的地方,她心底还是有些不舍的。

    动了动嘴角,苏洛云询问道:“那我们要离开了吗?”

    “许是不久后吧!”段梓锦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前路未定,现在去哪里都不会安稳。

    但大岩村早已暴露,若是不将他们家的女人孩子带去安全的地方。

    他们又怎能安心奔赴远方,夺回原本属于他们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