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反正她那几个小的,衣服也还够换洗,便先再坚持几日,待给二嫂腹中的孩儿绣好之后,她便能替自己的孩子缝制衣裳了。

    段母点点头,拿着剪刀动作熟练的开始剪裁布料,刀刀精准,不留半点废布。

    邓玉娴的速度也是极快的,才到傍晚时分,她便已经将一件小肚兜给绣制妥当了。

    就着绿色的底布用淡黄色的线在面上绣制了一枝姿态优雅的腊梅,枝丫上朵朵腊梅在绿色的肚兜上绽放,栩栩如生仿佛轻轻一嗅便能闻到花香。

    段二嫂刚跟崔婆子做完运动,扶腰踱步走到邓玉娴的身边,仔细的瞧着邓玉娴收尾的小肚兜。

    她眼睛蓦地一亮迫不及待的抢过,啧啧出声道:“真不愧是我家四弟妹,这绣工真真是极好的,我家娃真是好福气,一出生便能穿到她四婶给她绣制的小肚兜呢!”

    段二嫂提着邓玉娴绣制的小肚兜,越瞧越欢喜,连连惊叹道:“四弟妹呀,二嫂瞧着你这绣工,若是不能传承下去,简直太可惜了!”

    段二嫂的语气里无尽的惋惜,摇摇头,她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出声道:“这样吧,若是我生出来的果真是闺女,待她长大些,我便让她与你一同学女红,做个规规矩矩的小女儿。”

    邓玉娴忍不住侧目,挑眉询问道:“那若生下来的是儿子呢?”

    “若是儿子我便教他练武耍剑啊!”段二嫂眸光闪亮的说,她的眼底满是憧憬,她笑笑:“我的儿子,一定会比我有出息的,我要打小教他练武,将我们沭阳苏家的家底传承下去!”

    说着,段二嫂顿了顿,眼底浮出怀念,她又道:“若是可以的话,让他也连他爹的功夫一起学了,日后他去何处闯荡,我都能安心。”

    邓玉娴点点头,对于段二嫂的心思,她能理解。

    她能看得出来,段二嫂其实还是比较希望生下来的是个儿子。

    到底儿子才是香火的传承,虽女儿也一样宠爱,但还是男孩儿比较有担当,能挑大梁!

    段二嫂转眸瞧着邓玉娴,嘴角微动,她笑着问邓玉娴:“四弟妹,你可是觉得我说这话太过世俗了?”

    邓玉娴淡淡一笑,摇头:“不曾,若我是二嫂或许也会这般想吧!二嫂这般想着其实没错,若是女儿便养成大家闺秀,若是男儿便养成铁铮铮的英雄。我想……这是大多数母亲都想要做到的吧!”

    “那四弟妹也是这般想的吗?”段二嫂笑笑,低声问道。

    邓玉娴垂眸沉思片刻,轻轻摇头:“我虽然也很想让自己的儿子强大些,但在他三四岁以前,我大概只会教他一切启蒙。若他喜爱文字,便让他念书,若他喜欢武学,便可让他习武;若他都欢喜,那便是最好,文武同修!”

    眨眨眼,邓玉娴接着道:“若是女儿嘛,我想书是一定要念的,琴棋书画,女红礼仪,都要学一些才好吧!”

    这样才能成为真正的大家闺秀,名门淑媛,而不是像她前世那般受尽屈辱和白眼。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