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听见旁边的人要报警,林丽珍半点忌色也没有,反而扯开嗓门:“你们知道什么就这样乱打抱不平?我告诉你们,这个女人可是出名的歹毒下贱,三年前她是杀人犯,为了勾引我儿子,亲手把我怀孕四个月的儿媳推倒,导致她流产!”林丽珍颠倒黑白的功夫一流,随着她这样一说,风向马上跟着改变了,所有人都鄙夷的看着叶梓潼:“真是看不出来啊?这么年轻竟然这么歹毒!”叶梓潼气得浑身发抖,本来想息事宁人走人的,因为林丽珍的挑衅她抓起手机打电话报了警。警察很快赶来了,林丽珍很猖狂:“知道我儿子是谁吗?慕兆丰,我亲家可是夏嘉鸿,请我去喝茶你们也得有那个本事才行!”警察自然是听说过慕兆丰也知道夏嘉鸿的,也不敢秉公处理,反而回头劝说叶梓潼:“小事情而已,你看让慕夫人给点钱私了怎么样?”“我不私了!凭什么私了?”叶梓潼反驳。“这事情你告也没有什么结果的,你是轻伤,开车的是司机,最后的结果顶多赔钱了事,结果是这样,人家又是慕总的妈妈,还是夏嘉鸿的亲家,普通人你也斗不过啊?”警察说的是实话,听在叶梓潼耳朵里刺耳异常,她坚持不肯私了。警察没有办法,见叶梓潼受了伤只好先把她送去了医院,叶梓潼的手和脚都受了伤,医生帮她包扎,刚处理好,门口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很快门被推开了,慕兆丰带着特助刘建出现在门口。看见慕兆丰出现叶梓潼愣了一下,医生是认识慕兆丰的马上恭敬的打招呼:“慕总!”“你出去一下,我有话和她说!”医生点头马上退了出去,慕兆丰居高临下的看着叶梓潼,声音冷冰冰的:“说吧,要多少钱?”没有想到他一来就说这样的话叶梓潼气得发抖,“姓慕的,你以为人人都像你这样不要脸?你以为人人都像你钻钱眼里去了?”“是啊,你清高,你独树一帜,可是不是还是落到这样落魄潦倒的地步吗?”慕兆丰嗤笑一声,“叶梓潼,离开了我,你什么都不是!”婚是他要离的,也是他让自己净身出户的,可是现在这个男人却是这样一副她欠了他的嘴脸。他怎么可以这样无耻?叶梓潼心里刺痛,她抿着嘴唇压下心头的酸楚,对着慕兆丰笑:“没有你我至少还是叶梓潼啊?慕兆丰,你知道吗?跟着你三年我生不如死,现在我终于回归自我,活得恣意快活,再不要受你母亲的打骂,再不要受你的窝囊气,我还有什么不满足的?”慕兆丰的眼睛里有危险在聚集:“既然是这样你回来干什么?”“南城是我的家,我回来难道还要像慕总您请示?”“这倒不必,不过叶梓潼,你扪心自问,难道不是因为听说我要和淑涵订婚了你才回来的?”“呵呵,慕总您太高看自己了,像您这样的渣男遇到一次就够悲催的了,我眼睛再瞎也不会再恶心自己一次的,所以您尽管放心,看见您我会避开的?”她一口一个尊称,眼睛漠然到极致,慕兆丰心里难受得慌,眼前的女人还是他爱了五年的那个叶梓潼吗?从前的叶梓潼一直巧笑嫣然,说话从来不尖酸刻薄,总爱钻在他怀里撒娇,可是眼前的叶梓潼像是一个刺猬,她看他的眼中没有半丝情义,只有愤恨和厌恶。不该是这样的,做错事的人一直是她,她有什么理由这样理直气壮?他控制住心头的翻滚,“如此最好,希望叶小姐遵守诺言,别再出现再我面前!也千万千万别去招惹淑涵!”慕兆丰恶毒的扔下一张金卡离开了,叶梓潼看着面前打发叫花子一样的金卡眼泪控制不住的滚了出来!三年前他绝情的让她净身出户,三年后第一次见面就把自己送进警察局,现在又这样恶毒的来羞辱自己,她好恨自己,为什么会喜欢上这样一个恶心的男人,为什么要为了这样一个男人忍气吞声的过那地狱般的三年。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