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老四这么一问,气氛瞬间凝结了下来,雷霆厉也愣了一愣。程峰看气氛不对,立马说道:“才交往不久,认真不认真这个问题太早了,老四你对你女朋友是认真得吗?”老四也觉得自己问错问题了,解释道:“女方一般给我很有眼缘得时候。我会先试试看,说不定会喜欢。”程峰:“那就是了呗。喜欢到认真还有很长一段距离得,你问得是什么问题,对吧,二哥。”雷霆厉没有回复,收起了手机,看向池语默。她视线望着前面,要超车和转弯得时候,会谨慎得按下转向灯,看向后车镜,确保万无一失。以他得视觉看过去,可以清楚得看到她得润滑得侧脸弧度,精致得五官以及白皙得肌肤,有种岁月静好得感觉。“一会记得假装我女朋友。”雷霆厉沉声道。“啊?”池语默震惊,拧起了眉头,委婉的拒绝道:“我都没有化妆,也没有穿好看得衣服,会丢您得脸得。”“一会经过雷玥国际,你在那停下,你有一小时得时间买衣服化妆。”池语默不愿意耶,一想到还要假装他得女朋友,压力山大,眉头没有舒展开来,更烦躁了。雷霆厉看出来了,冷声道:“不是想要将功抵过吗?你这是想要改正得表现?”她好像也没有拒绝得余地啊,“哦。”“我会付你工资。”雷霆厉不悦道,声音微凉。池语默也不敢再多语了。不一会,到了雷玥国际的门口。“雷总,您先下车,这里应该有vip接待室的,我一会去接待室找您。”池语默恭敬的说道。雷霆厉推开车门,从上面下来。门卫看是雷霆厉,立马恭敬的拉开商城的门。池语默耷拉着眼眸看着雷霆厉先进去,叹了一口气。这件事情后,她一定要尽量躲着雷霆厉,不见就不会犯错,招惹不起啊。她把车子停到了停车场。化妆需要一些时间,哪敢让雷霆厉等。她先去了化妆品专柜,都是国际大牌,熟悉的就是迪奥,香奈儿,兰蔻之类,还有一些说不上名字的,很贵,一瓶45克的面霜就靠近一万。池语默站在了迪奥的专柜那,微笑着问服务员,“请问您这里可以给客人化妆吗?”服务员扫了一眼池语默的穿着,“需要购买超过一千的产品,才会给客人化妆的。”“你看这样可以吗?我直接付你化妆的钱。”池语默好声好气的商量道。“你要化妆小商品批发市场那边多的是,五十元一次。”营业员拒绝道,“没钱来高档柜台干嘛,装逼吗?”池语默竟无言以对。她确实没钱,想去别处再看看。雷霆厉握住了她的手臂,冷冰冰的锁着迪奥专柜的营业员,“这就是你招待客户的态度。”营业员刚想反驳,看是雷霆厉,诧异的撑大了眼睛。她是认识雷霆厉的,雷玥国际的大老板。她没有想到大老板会突然巡查,上头没有通知下来,脸色吓得苍白,“不是,雷总,她一看就是没有购买能力得。”“是吗?”雷霆厉拉着池语默到不远处得cpb得柜台,吩咐cpb得营业员道:“给她化妆,她用过得化妆品我全套买下来。”迪奥柜台得营业员脸上已经没有血色了。cpb得润肤霜一瓶就上万啊,不是他们迪奥这个牌子能比得上得。商场经理带着几个主管战战兢兢得跑过来。经理弓着背讪笑道:“我们不知道雷总下来视察,有失远迎,雷总见谅。”“我没有那么好的脾气原谅做错事的员工,把她开了。”雷霆厉下颔瞟向迪奥专柜得营业员。经理战战兢兢的抹汗,“是,是,是,雷总教训的对。”“以后不管哪个大牌要进来,首先要保证营业员得职业素养,否则拉低整个雷玥国际得档次。”“对,对,对,一定铭记于心。”经理头都不敢抬了。“另外,我今天过来不是视察的,只是给女朋友买点东西,不用跟着。”雷霆厉沉声道。池语默心里一紧。她看经理看向她,主管们看向她,营业员们看向她,连经过的客人也看向她。女朋友,她不是啊。刚想开口解释,雷霆厉看向她,声音轻了很多,没有那般凌厉,说道:“我在六楼的vip接待室,你化好妆后打电话给我,我们买套衣服,买些首饰,就去见程峰他们。”池语默:“……”不是说好只在他兄弟面前假装的吗?没有说在他员工们的面前假装啊。她能揭穿他吗?不能。她也只好哑巴吃黄连了,点了点头,目送着雷霆厉在一群人的簇拥下上了vip专用电梯。“美女,你的男朋友是雷霆厉啊,听说他已经富可敌国,背景也非常神秘,你运气可真好。”cpb的营业员羡慕的说道。“说不定明天就不是了。”池语默打马虎眼得说道。营业员听了,心里莫名的舒服了很多,“也对,像他那种高高在上的男人,估计娶的也是门当户对的女孩。”“是啊,美女,你不用把我用的化妆品都包起来,我只要一只口红就够了。”池语默瞟了一眼口红的价格,四百多,她还能买得起。营业员的脸色变了变,“既然明天就可能不是了,今天就要拼命的花啊,反正雷先生大方,这点钱他不在乎的。”池语默弯起眼眸,笑嘻嘻的说道:“我这不是放长线钓大鱼嘛,呵呵。”营业员口气别扭,带着讽刺意味,“你小心大鱼没有钓到,人才两空。”池语默只是笑笑,本来就不是她得鱼,无所谓得。结束的时候,她就买了一只口红,营业员脸拉的老长又不好发作。池语默去了六楼vip室,雷霆厉正坐在电脑面前,看到她过来,诧异,“不是让你打电话给我吗?”“我搞定了,雷霆厉,这里的衣服应该可以租的吧,我都买不起。”她说的诚恳,也实在。雷霆厉关掉电脑,起身,来到她的面前,“没有让你付。”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