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话音刚落,邓玉娴又扭头望着熟睡的几个孩子,轻声询问道:“孩子昨夜里可还睡得好?”

    “睡得好,不哭不闹的,二小姐倒是醒来过两次,一次喂奶一次换了尿布,就一直乖乖的睡到了现在。”陆氏笑呵呵的说着。

    说来也是奇怪,段家的这几个小娃娃,竟是她带过的最乖巧的孩子,个个都像是有灵性一般,很少哭闹。

    特别是三小姐和大少爷,饿了就吃奶,吃饱了便睡觉。

    即便是尿裤子了也只是叫几声,重新换上之后便无事了。

    邓玉娴瞧着自己的这几个孩子这般乖巧,心底欢喜之余,又迫不及待的想要将这种心情与段梓霄好生分享。

    可是……段梓霄却不在眼前,垂眸低笑了一声,邓玉娴心底不免有些失落。

    陆氏见邓玉娴脸色不太好,便出声问道:“段夫人这般愁容满面的,可是念着段公子了?”

    邓玉娴刚要摇头,陆氏便又笑着说:“瞧着您这些时日,吃好喝好,孩子也健健康康的,除了段公子不在身边,你还有啥可愁的?”

    邓玉娴忽而笑了起来,面露怅然:“陆嫂子说得也是,我什么事都不愁,就惦记着不知我家相公何时能归。”

    陆嫂子嘿嘿一笑,一拍大腿感同身受道:“可不是嘛,我家那汉子常年在外上工,一年到头也没多少时日回家的。我生我家老二老三的时候,他都不在身边!我这心里啊就空落落的,做啥事都没劲儿。有时候难过了,还会埋怨他……”

    说着,陆氏幽幽的叹了一口气,又道:“可又能咋样,我总不能让他时时刻刻的黏在我身边不是?孩子要养活,家里的老人也要养活,想想我还是心疼他终日奔波多一些。”

    心疼他……

    邓玉娴嘴角微动了一下,她又何尝不心疼段梓霄,可是心疼又有何用,即便她在大岩村再如何心疼,远在他乡的段梓霄又如何能体会?

    她不求别的,只求段梓霄念在她们母子四人的份上,做什么事儿都多考虑几分,做好万全之策,莫要有事才好!

    邓玉娴一胎生三的事儿如滂沱大雨渗透大地般渗透到大岩村的每个角落,家家户户津津乐道。

    都一致认为邓玉娴是个有福气的。

    特别是邓家,真恨不得早些时候就能对邓玉娴好一些,此时也能沾些光。

    这时,邓二婶望着邓大山和邓石头,又垂眸望望放在桌上的十二个红鸡蛋,脸色阴沉沉的,半晌之后才咬牙沉声道:“你们俩兄弟跟邓玉娴到底是亲堂兄妹,让你们上门去表个态度就这般难吗?”

    邓大山沉默不语,站在他身边的媳妇瑟瑟发抖。

    邓石头低垂着脑袋,一言不发,恨不得将脑袋埋进桌子底下去。

    “咋了?没话说了?”邓二婶转眸瞪着自己的两个儿子,气不打一处来:“你瞧瞧你们俩这出息,上次大山成婚邓玉娴不是也来了嘛,这次还给咱送了红鸡蛋,在她心底肯定还是认我们这个娘家的。你们就趁着这个机会上门去表个态,日后走得亲近些,好处多得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